重要活动

图文热点

朱氏正能量//救命的朱家窑

来源:管理员| 上传者: 中华朱氏网| 2021/05/28 11:53:11 浏览量:1099

2021年5月22日上午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导致多人死伤。截至23日8时,共搜救接回参赛人员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接受治疗,20名失散人员找到时已失去生命特征,另有一人正在搜救确认中。

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在“甘肃白银越野赛马拉松赛事事故”发布会上鞠躬道歉。图片来源/视频截图4.jpg

在救助遇险运动员的过程中,“朱家窑”做出了重要贡献

1.jpg

朱家窑

5月22日下午,张小涛裹着干爽的被子在发呆,坐在米家山山顶的朱家窑里,回想着两个小时前自己曾被“冰雹砸脸”,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他的周围是另外5个参赛选手,和他一样的狼狈。身旁,将他们带到窑洞的牧羊人朱克铭,正在为他们烘干被淋湿的衣物。

几个小时后,同样在朱家窑里,篝火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10几个“村民搜救队员”挤在狭小的窑洞中。

窑洞外,大雨、狂风、雾气弥漫。

5月22日这天,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比赛出现重大安全事故,21名参赛选手因为失温就此沉睡在了荒野,所有人的心绪冷如隆冬。

因为牧羊人朱克铭的救人举动,因为资深跑者张小涛等人的死里逃生,因为救援人员曾在此过夜——朱家窑,这个曾经只是关羊的无人知晓的破旧窑洞,变成了全国皆知的坐标。

救命的窑洞

张小涛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的身上已经全部被雨水淋透,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

他不知道自己距离CP3还有多远,他的身体状态在过了CP2之后,就开始变得极为糟糕。

从CP2到CP3,有一段8公里的缓坡,越往上风雨越大,雨水里偶尔还夹杂着一些冰雹,一直往他的脸上砸,他的视线变得模糊。

一路上,他已经被风吹得摔倒了10余次,身上越来越冷,四肢也越来越僵硬,在最后一次摔跤后,他没能再爬起来,在仅剩的意识下,他用随身的保温毯将自己裹了起来。

约三个半小时后,张小涛再次醒来。

这时的他已经身在一个窑洞,身上裹好了干爽的棉被,身周还有其他几位参赛选手。

离他们不远处有一堆篝火,一个大叔正坐在火堆旁帮他烘干淋湿的衣物。

最终,张小涛成为了这场比赛前六名中,唯一的幸存者。

在与大叔以及其他选手的交谈中,他得知大叔名叫朱克铭,他和其他几位选手都是这位大叔给救回来的。

朱克铭是山下常生村的村民,赶羊上山,是他每天的工作。每逢气候异常,他就会在山上的“朱家窑”里躲上一阵。

发生事故那天,朱克铭早上9点就来到了山上。羊群在山间吃草,他则蹲在路旁等候着参赛选手从这里跑过。

早上10点,山间开始下雨,朱克铭就躲进了窑洞里,随后他裹着外衣缓缓睡着,直到下午两点左右,被第一个2.jpg路过这里的选手所发出的呼救声惊醒。


朱家窑内部,寒夜避难所

胡麻水村村民卢有铎接到搜救任务,是在5月22日当天下午的两点左右。

当时他正在村里干着农活,突然就接到了村支书王钦林的电话。电话里,王钦林告诉他,有越野马拉松的选手在常生村附近被困在了山上,需要他和其他人一起上山救援。

放下手里的铁锹,回家穿上厚实的衣服,背上被子和大衣,卢有铎和村里的另外10几个人一起,来到了CP2附近与大部队进行了汇合。在经过一系列安排以后,他们沿着常生村背后的河谷地向着米家山上的CP3出发。

在山脚下,他们遇到了数名选手,一行人有男有女,互相搀扶。卢有铎说,这群人看着格外狼狈,短衣短裤,一边走,身上一边在发抖。

“看到我们后,一个女的问我有没有外套。”卢有铎和队友将携带的大衣递了上去。

在卢有铎等人一路翻山到达朱家窑附近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当晚的7点半左右。由于此前朱克铭曾在这里生火,这个窑洞也成为了天然的搜救基地。

随后,他们以朱家窑为中心,展开了搜救行动。

在到达朱家窑以前,他们曾和负责本次赛事紧急救援的蓝天救援队取得了联系,得知他们是第二支上山的搜救队伍,蓝天救援队比他们早到将近1小时。

卢有铎说,他们在距离朱家窑约2公里外的王家窑附近,发现了4名参赛选手,经过随队的医生判断,其中3人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那一刻,卢有铎的内心泛起一股难言的酸楚,今年已经41岁的他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堵,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取下了背在身上的大衣,想要盖在面前的遗体上。

但随队医生阻止了他,医生告诉他,大衣需要留给更需要的人。

说完,医生和卢有铎,一起流下了眼泪。

卢有铎说,随着天色逐渐变暗,“村民搜救队”被安排到了朱家窑里过夜,按照当地习俗,卢有铎等人将陆续被发现的近20具遗体抬到了王家窑里,“至少不让他们暴露在荒野中。”

当晚的朱家窑异常沉默,10多个人一起挤在并不宽敞的窑洞里。呼吸声,以及篝火里木柴被烤干发出的“噼啪”声异常响亮。

在漆黑一片的环境里,朱家窑里不息的篝火,成为了画卷中不一样的颜色。

1.jpg

黄河岸边的米家山上,有着许许多多人工开凿的窑洞。这些窑洞大大小小各不相同,或十尺见方,或洞中连洞,分别以姓氏命名,朱家窑只是其中之一。

关于朱家窑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常生村村民朱万世自己也不知道。

朱万世是朱克铭同族的爷爷辈人物,在他并不太清晰的记忆里,开凿“朱家窑”的应该是他的曾祖父。

朱万世的曾祖父本来是靖远县人,在晚清时期,逃难来到了景泰县的米家山上。他发现山上有些许平地,山间偶尔会有降雨,平常鲜有人知。因此也就选择了在这里住了下来,“他在山上种一些小麦,胡麻,土豆等作物,靠天吃饭。”

朱万世说,除了他的曾祖父以外,还有不少人也在此聚居,他们逐渐形成村落,并在此地生息繁衍,山里建房并不容易,大家就开凿窑洞,洞里冬暖夏凉,十分宜居。

他们在此大概生活了近百年,就连北洋军阀时期发生的“白银—海原大地震”也未能将他们驱离此处。

随着时间推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山上的人逐渐搬到了山下,窑洞从私人领地变成了生产队的公有财产,而后,逐渐成为山下牧羊人的临时歇脚地,“当时的生产队,5、6个人住一个洞,也不显得挤。”

朱家窑大概有6米长,2.5米宽,洞中有个可以睡下至少5人的大火炕,山间的牧羊人经常会将炒熟的小麦和清水,放置此处。“有时山里风大、雨大,我们会在这里住上一两晚,也不会缺少吃喝。”

每次吃了喝了,牧羊人都会在下次上山时,将窑洞里的东西补足,以方便后来的人。

从百年前朱家祖先的住所,到如今牧羊人的临时歇脚地,没有人知道,未来朱家窑会变成什么样子。但这个词与地点将注定被一些人铭记,因为它象征着无边黑暗中给人希望的光。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张奕丹 甘肃白银报道)

  •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